王继才走了,国旗仪仗队开展暑期社会实践活动

图片 1

图片 2

7月27日,全国时代楷模、开山岛守岛英雄王继才在执勤期间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去世,生命定格在58岁。

  ■记者团 贾宸琰

2013年8月,我校国旗仪仗队在江苏开山岛进行暑期社会实践。本次社会实践以“中国梦,国旗红——国旗下的坚守”为主题,凸显了仪仗队队员对历史的关切,对祖国的热爱。
此次社会实践分为两部分,“回顾血染历史,认清时代使命”。8月18日,仪仗队11、12级一共26名队员抵达南京,开始为期四天的社会实践。19日队员们到达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参观学习,并开展了“为死难同胞默哀,为烈士英雄留言”的活动。21日,队员从燕尾港乘船到达开山岛,与守岛的王继才、王仕花夫妇会面。
开山岛是一个偏僻的孤岛,岛上环境艰苦,设施简陋,而就在这座孤岛上,王继才、王仕花夫妇坚守了27年,27年从未间断过升旗。对他们来说,那已不仅仅是一面简单的五星红旗,更是一个国家的尊严,是她的国民对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坚持。
我校国旗仪仗队一直本着“爱国护旗,敬业奉献”的宗旨。这次暑期社会实践不仅提高了大家的历史责任感,培养了大家不怕吃苦,艰苦奋斗的精神,用实际行动向所有坚守祖国海疆的战士表达了诚挚的慰问与由衷的敬意。

老王走了?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虽然老王老王叫惯了,可他比我小啊,怎么说走就走了?从2014年第一次采访王继才开始,我每年都上岛看他。再过两天就是“八一”建军节了,本想这两天上岛去,没想到还没赶上过节,就已阴阳两隔。驱车赶往连云港灌云县和老王道别,3个小时的路程,漫天的大雨随着泪水一起滑下,想起和老王相识、相处的很多事。

  三个月过去了,国旗仪仗队的队员们还是常常会想起那座孤岛、那面红旗和两位独守岛屿二十八年的老人。

2014年,也是在酷暑天,我第一次登上开山岛,在岛上和王继才、王仕花共处了5天,被他们夫妻俩28年坚守小岛,只为五星红旗冉冉升起的故事深深感动,写下了长篇通讯《两个人的五星红旗》,引起强烈反响。40天后,当我再次上岛时,我记得王继才给我放了一段他母亲的视频:“儿子啊,你是为国守岛,就是我去世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我也不怪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但在我心中,尽忠就是尽孝,守海防就是尽大孝。”他哽咽着告诉我,老父亲、老母亲病重时,自己都在执勤,没能回去,“这视频,我反反复复看过几百遍,老母亲的叮咛,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为海疆方寸土,置安危于度外,守岛便意味着要经受与亲人生离死别的考验,这一次,老王成了那个别离的人。

  今年6月,国旗仪仗队队员材料学院大二的陈浩在网络上了解到了王继才、王仕花夫妇的故事。江苏盐城灌河口交接处主航道的南侧有一座开山岛,孤岛上只有夫妇两人,28年,10000多个日子,他们坚守在岛上从未间断过升旗。

图片 3

  陈浩被触动了,他搜集相关资料在开会的时候分发给队友看。“我们去开山岛为王继才夫妇升一次旗吧”,队友们不约而同有了一致的想法。

2015年春节,我上岛和他们夫妻俩一同吃团圆饭、迎新春。王继才当时刚从北京参加完2015年军民迎新春茶话会回来。他兴奋地告诉我,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了全国双拥模范代表,总书记还和他聊了天。“总书记这么关心我们,我们更要守好开山岛,组织交给我的任务,我就要守岛守到守不动为止。”每次问起老王,要守到什么时候,他总这样跟我说,说要守到守不动为止。他没有说空话,这一次,老王看来真的是守不动了。

  8月,国旗仪仗队26名队员前往开山岛。为了节省经费,他们一路坐硬座、坐渔船、步行,通过各种方式,只为顺利达到。在简陋的巴士上颠簸一百五十公里,背着大行囊步行几里路寻找码头……

2016年“五一”,开山岛上的第30个劳动节,我再次上岛,岛上营房的门上多了副对联:“甘把青春献国防,愿将热血化丹青。”王继才乐呵呵地说是自己专门找人写的。岛上的旗杆被海风吹坏了,他急坏了,哪里顾得上睡觉,连夜修好旗杆。我问他:“没人要求,没人监督,没有人看,你为什么还要这么较真?”“开山岛虽然小,但它是祖国的东门,我必须插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王继才转过身子对我说,“只有看着国旗在海风中飘扬,才觉着这个岛是有颜色的。”我忘不了他当时的认真和他眼中溢满的深情和坚定,可这一次,老王升旗时沙哑却响亮的“敬礼”声却再也听不到了。

  开山岛只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2012年才通电。王继才夫妇给队员们准备了驻军住过的房间。在岛上,最大的问题就是水源,王继才夫妇用的都是平时攒下来的雨水。上岛的第二天晚上,“大妈给我们煮了两大锅饭,还煮了一个干贝冬瓜,大家都舍不得动筷”。

图片 4

  岛上海风很大,旗杆内的钢丝绳被刮断。因为没有人帮忙,旗杆坏了一个多月。男队员们和王继才一起把旗杆放倒,准备换上新的绳索。杆身很重,加上从未接触过绳索更换,大家忙活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修好绳子。

一朝上岛,一生卫国。王继才的一生,是以孤岛为家,与海水为邻,和孤独做伴的一生,他和妻子把青春年华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1986年,也是在7月,26岁的生产队长兼民兵营长王继才接到任务,第一次登上这个无人愿意值守的荒岛,人们都说,去守岛就是去坐“水牢”,但王继才最终决定服从组织安排,留了下来。妻子王仕花不忍丈夫一人受苦,选择辞去工作,和丈夫一同守岛。整整32年,夫妻俩过了20多年没有水没有电,只有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一台收音机的日子。台风大作,无船出海,岛上的煤用光了只能吃生米;没有人说话就在树上刻字或是对着海、对着风唱歌;没有人接生就只能丈夫自己接生;植物都不能在岛上存活,一斤多的苦楝树种子撒下去只长出一棵小苗;儿女在岸上无人照看,家中失火导致孩子差点儿丢命;大女儿结婚时,化了5次妆都被泪水打湿,进礼堂时,一步三回头,可父母却迟迟没有来……生活虽然苦,心里虽然苦,可王继才夫妇几十年如一日守着小岛,升旗、巡岛、观天象、护航标、写日志……每天的巡查日志堆起来已有一人多高,每个凌晨五星红旗都会冉冉升起,每次遭到上岛犯罪分子威胁甚至殴打也从不屈服。为了守岛,夫妻俩尝遍了酸甜苦辣,32年,11680天,枯燥、孤独、无助,每一天都重复着相同的日子,但王继才心中有一个信念:家就是岛,岛就是国,守岛就是卫国。

  队员们在岛上住了两天。白天,他们坐在台阶上听王继才夫妇讲这二十八年的点点滴滴。晚上,为了保证第二天的升旗质量,队员们借着月光一遍遍训练升旗流程。摆臂、抬腿、齐步走、正步走……队员们就像平常在校内训练一般,一丝不苟。

图片 5

  国旗仪仗队的日常训练时间是每周一至周五的晚上九点到十点半,酷暑严寒从不间断。他们和王继才夫妇一样,以守卫国旗为使命,他们这支队伍迄今也已坚守了11年。

升起国旗,表达对祖国一片赤诚之情

  修好绳索,做好训练,伴随着东方的日出,国旗在岛上终于由国旗仪仗队亲手升了起来。

当王继才夫妇守岛事迹跨过黄海海面,伴随着各级媒体广泛宣传报道,人们才知道了开山岛,认识了王继才和王仕花,来自各方的关切也越来越多。岁月流转中,开山岛也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岛上的情况越来越好,太阳能和风力发电解决了用电难题,电视机、空调等家电一应俱全,6间旧营房做了重新整修,盖上了卫生间和浴室。夫妻俩在岩缝间的“巴掌地”里种活了青菜,栽活了100多株小树苗,把石头岛变成了绿岛。可就在这个和当年上岛时一样炙热的7月,老王却永远离开了。

  王继才夫妇一生有过很多荣誉,很多常人难以体会的经历。大二的队员石瑶说到:“他们在述说时,就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好像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荣誉在他们眼中,都只是生命的附加品,而这也是我们国旗仪仗队最大的信念。”

到达灌云,和老王见了最后一面,我心里和他念叨:“你说守到守不动,老王,现在好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每次从开山岛上回来,我都在想,人们陆续地来,陪他聊聊天,喝点小酒,但热闹终归属于外面的世界,王继才从没有离开过这个方寸小岛,喧闹走远,寂静和孤独永远是开山岛的脾性,在岛上住两三天,我都急得直抽烟,又有谁能想象、谁能忍受32年的孤独和坚守。

大雨还没停,开山岛在哭泣,岛上无人值守……海风吹过,苦楝树哗哗作响,无花果树已结了一树的果子,两只狗还在等主人回来,哨所里的望远镜正静眺远方,老王,礁石上的那4盏灯可还能照亮你回来的路?

“两个人的五星红旗”变成了一个人的,我看着掩面哭泣的王仕花,想起老王曾和我说,是妻子的陪伴,冲淡了海水的苦涩腥咸。如今,老王走了,谁来守岛,谁来升旗?

老王曾说,因为这面每天飘扬的五星红旗,这么多年的苦和痛都有了意义。我仿佛又看到,当清晨5点的太阳跃出海平面,王继才带着王仕花,扛着旗走向小岛后山,一人升旗,一人敬礼,没有国歌,没有奏乐,却庄严肃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